美人美文(之前生)

2020-06-11 03:29 关键词:美人美文(之前生) 分类:伤感散文 阅读:491

天下上最悠远的间隔,

是飞鸟与鱼的间隔。

一个飞翔天涯,

一个却深潜海底。

——题记

美人美文(之前生)

(我的一位伙伴,年青时曾在中铁建工作。架桥铺路,四处奔波。

一个偶尔的机遇,在某个论坛上,与一位叫“紫陌”的姑娘,隔空相爱。尽人皆知,漂亮的相逢老是抵不住理想的考量。一如我,和你。)

01心带着你漂流

我的心,已带着你漂流了二十年。

二十年,足以让芳华成灰、青丝成霜。

只是那块痂却再也没法平复如初;

初遇时的青涩也已泛黄为苦涩。

当我一起向北、往东,就已出了山海关。

认为今后就是山长水阔。

却不知:那一刻,缅怀才方才可以!

一念已在千里外,念念已是百年身。

念你如雨,烟雨如你,

温顺,在光影里窈窕不去。

美人美文(之前生)

“琴瑟无故五十弦,一弦一柱思华年”。

很多事都早已健忘,很多人再也想不起。

但心底的某个角落,始终收藏着一份影象。

不经意翻将出来,都会心尖一颤。

我悄悄点上一支烟,悄悄沏上一壶茶。

在卷烟和茶水的氤氲里,因而,

我又瞥见了初遇时你娇羞的样子。

02我是佛前一只鱼

“佛前,我修了一千年。

我只愿做一只鱼,

我在佛前说。

千年前的这一世,

我本该是个温顺而哑忍的女子。

假如当代的果真真来自宿世的因,

那末我宁愿为我的梦,再修一段缘。”

“我是一只鱼。

我有茶青色的眼珠,

有银灰色的鳞衣。

散淡清闲是我的天职,

颠沛流浪是我的寥寂。

漫游是我的生命,

游过统统的可托与不可托;

忘记是我的义务,

忘怀所有的可求与不可求。”

美人美文(之前生)

“我的生命,是三百天。

一千年的孤寂,换来三百天的满足,

我宁愿。

三百天,是竣事,也是可以。

是的,我不断如此认为。

——直到瞥见那只飞鸟。

那一只飞鸟。

只为了他的一次失速流浪,

也只为了我的一次隔水观望。

在生命里的最终一天,

一转眼的湖光掠影,

我的眼望进他的眼。

那是一双如我通常茶青的眼珠,

深如潭。”

美人美文(之前生)

“甚么才叫忘怀?

佛说:

雁渡寒潭,雁过而潭不留影;

风来疏竹,风过而竹不留声。

修炼千年又能怎样?

千年前或是千年后,我照样我。

我晓得佛的暴虐,

我们的永久不外是他的转眼。

我只是一个平凡的女子:

有着漆黑的长发,和冷漠的心境。

我在梦里游离,

就像在旧时的月光中伸开双臂。

梦里老是飘得很远很远。

身心疲劳的时分,

我会想起一个认识的陌生人。

他往来来往急忙,

我叫他鸟儿。”

03笑着去缅怀我

年华从未曾走远。恋爱也从未曾逗留。

每一个梦回之夜,一次次在心底结痂又迸裂。

每次缅怀,都是一场撕心裂肺的痛。

却终不愿再用笔墨铺陈那些潸然旧事。

波折鸟的恋爱故事,却比这半夜的深邃还要使我伤感。

我终归提起笔,要记下这些美妙的过往。

就如同,要把你雕刻在眉间心上。

紫陌,该是怎样一位姑娘?

她衣着浅灰色的裙子,在如此的雨夜,与鸟儿死别:

“请笑着,去缅怀我!”

我怆然。

美人美文(之前生)

但曾相见便相知,相见何如不见时。

安得与君相诀绝,免教存亡作相思。

——仓央嘉措《十诫》

联系邮箱:1390477380@qq.com 客服QQ:1390477380

2002-2019 Copyright © 纱语散文网 版权所有